32岁女子约两名健身教练陪睡,当晚激情后死亡,法医鉴定:过度了

32岁女子约两名健身教练陪睡,当晚激情后死亡,法医鉴定:过度了

江北是体育学院在读学生,为了挣钱到健身房兼职私教。来到这种高端健身会所后,他才知道这里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女人,准确地说是有钱的女人。

她们目的也不单纯是健身,更像找一个男伴,大家默认带出去上大课就是陪睡,当然教练也有额外收入。

在这样的地方,年轻帅气长着明星脸的江北十分抢手,连同事“小马达”的大客户杨虹都看上他了。

江北一开始放不开,坚持只做正规课程教学,后来为了挣钱还是突破了底线,他第一个客人就是杨虹。

小马达气得要死,不服气地说:“我的电臀功可是苦练出来的,我就不信江北的频次比我还高?”

这话传到杨虹耳朵里,杨虹笑着说了一句“江北的特长不是频次高”,至于是啥,杨虹没说,但她显然对这个特长很满意,第一次就给了江北3万。

江北拿着这些钱非常激动,杨虹又打电话约课时,江北有事走不开,耽误到很晚才赶到杨虹位于郊区的那栋别墅。

杨虹平时不住在这里,江北上次来发现别墅没有摄像头,还傻乎乎地问:“姐,你这里怎么没装摄像头啊?不怕有小偷吗?”

杨虹笑笑说他傻,江北瞬间明白过来,不禁红了脸,这是杨虹专门“上私教课”的地方,她到底是有老公的人,装了摄像头岂不是授人以柄?


杨虹原本以为他来不了了,已经把小马达约了过来。江北到的时候,小马达正在用一把狭长的水果刀切橙子,看见他就沉下了脸。

果然,杨虹说:“小北来了,让小北切,你先回去吧!”江北接过水果刀,默默切橙子,小马达瞪视他一眼,愤愤出门去了。

江北把一块切好的橙子送到杨虹嘴边,橙子饱满多汁,滴在他大而有力的手掌上。

杨虹没有吃橙子,反而去吸吮他手上的汁液,吸吮了一会就趴在他肩上,轻轻喘息着说:“小北,你抱我去卧室,我浑身没力气……”

江北拦腰抱起她,他坚实的胸膛挤压到杨虹胸前的柔软。杨虹更加瘫软无力,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小北,好好发挥你的特长,像上次一样,姐不会亏待你的……”

江北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女人喜欢什么,一把将她扔在床上,略显粗暴的扯下她的衣服,重重压了上去……

直到“服务”达到杨虹满意了,江北才压抑着喘息一声释放了自己。

杨虹把手搭在他的脖颈上,心满意足地眯眼看着他,江北则精疲力竭地沉沉睡去。

等他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多了,杨虹还在床的另一侧蒙头睡着。

江北翻身下床,发现身上染上了血渍,他以为杨虹例假来了,提醒她一声就去洗澡了。等他回来,发现杨虹依然在蒙头睡觉,一动也不动。

江北觉得有些不对劲,上前一步,拉开她身上的被子,不由得惊骇地后退几步,一下跌坐在地上。

杨虹浑身被扎满了血窟窿,整个人躺在血泊里,床单上的鲜血已经变成暗红色,更恐怖的是她的胸腹部被打开了,内脏好像也少了一部分。

她死死瞪大双眼,好像怎么也想不明白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马达

江北第一时间报了警。

程思危带队赶到现场时,辖区派出所民警正在盘问他:“为什么要杀她?”

江北几近崩溃,一再重申:“还要我说多少遍,人不是我杀的,我杀的我不跑还报警吗?”“屋里就你们两个人,不是你杀的,难道她是自杀?”

“赶紧把那个人给我换下来!”程思危吩咐一声,同事应声过去交接。

江北一看到程思危,好像看到了救星和希望,激动得大叫:“程队长!程队长!”

程思危有些意外:“我们认识吗?”

“你不认识我,但我知道你!我看过你的报道,大家都说没有你破不了的案,你来了就好,你来了我就不会被冤枉了!”江北情绪起伏很大,说着哽咽起来。

“好好配合调查,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程思危的话多少有些例行公事的意味。江北却认为这是对他的承诺,连忙用力点头:“我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程思危大步来到案发现场,见沈南烛正戴着口罩和橡胶手套在床边检测,问:“怎么样?”

“死者颈部、胸、腹及四肢的创口共27处,均为锐器伤,双手掌有抵抗伤,推测在凶手实施犯罪行为时,死者曾抓住过凶器。死因很明显,多创口导致血管破裂、胸腹部积血、肝脏损伤、肠管破裂,引起严重失血性休克死亡。凶手实施犯罪时存在过度行为,有可能是仇杀。”

程思危皱眉:“凶器找到了吗?”

“找到了,一把细长的水果刀,刃部长度10厘米,与创口特征吻合。”沈南烛继续说,“此外,死者胸腹部被打开,内脏有部分缺失;生前曾有激烈性行为,已经提取DNA在化验了。”

程思危点头,回头看一眼江北,他正在详细描述事情的经过,竭尽全力配合警方调查,这是一个蒙受冤屈、急于洗脱嫌疑的人才有的表现。

然而,检测结果出来后,显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凶手是江北。

杨虹体内检测到江北的DNA,水果刀上有他的指纹,别墅门窗没有被破坏,卧室是第一现场,除杨虹和江北外,没有第三人足印或其他痕迹。

“小马达!一定是小马达!”江北急切地说,“我刚来会所不久就和小马达发生过矛盾,杨虹又是他的大客户,他一直对我怀恨在心。昨天晚上是小马达先到这来的,后来我来了,杨虹就让他回去了。一定是他干的,他以前就来过这栋别墅,很可能有钥匙啊!”


程思危认为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何况水果刀上也有小马达的指纹。根据指纹比对,小马达本名叫马宏达,今年27岁,警方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健身会所上私教课。

“水果刀上有我的指纹?那时候江北还没到,杨虹让我切橙子,水果刀上当然有我的指纹,但是这并不能证明是我杀的人啊!”小马达急了,“再说了,我要是杀了人,还不连夜跑路?我还一大早来上班?”

“昨天晚上11点至凌晨1点,你在哪里?”程思危问。

小马达支支吾吾不肯说。

做笔录的民警提醒他:“受害人杨虹死亡时间就是昨天晚上11点至凌晨1点之间,如果你没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就无法排除你的作案嫌疑。”

“唉,这涉及到客户隐私啊!”小马达犹豫再三,豁了出去,“我在苏阿姨那里。”

苏阿姨也是会所的一个大客户,因为她年龄太大了,健身教练们都不愿意上她的课,昨天小马达被杨虹赶了出来,刚好苏阿姨打电话,他就过去了。

小马达给苏阿姨打了一个电话,苏阿姨非常热情,力证小马达昨晚和她在一起,甚至还发来一张两人亲密自拍照。

做笔录的民警看了一眼,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也是3万吗?”


程思危只觉棘手,案发现场检测到的DNA来源只有江北和小马达两个人,小马达有完美不在场证据,如果江北不是凶手,那么凶手会是什么人呢?

全员排除

一般有经验的罪犯作案,如果借助鞋套、塑胶手套等辅助工具,几乎可以完全不在现场留下痕迹。

程思危带队围绕杨虹的社会关系展开排查,发现除江北和小马达以外,还有司机阿昌、钟点工桂姐和杨虹的丈夫何铭伟有作案嫌疑。

司机阿昌曾多次找杨虹借钱,事发当天他临时请假,至今去向不明,但很快核实清楚,阿昌借钱是因为家里出了事,事发当天他在修灯具摔断了腿,正在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接受治疗。

桂姐年轻时是个狠角色,混过社会,虽说是钟点工,但平时只在杨虹这里上一份班,其他不方便出现的时候,桂姐就呆在家找人打麻将。

事发当晚,打牌的加上看牌的,至少有六七个人能为她做不在场证明。

面对警方的盘问,桂姐哼一声,说:“你们小看了我,当我是杭州纵火案的那个保姆吗?得了人家恩惠,还放火烧死人家母子几个,那是人干的事吗?我虽然没什么钱,但也是个讲义气的。杨虹不嫌弃我,收留我挣一份糊口的钱,我可做不出恩将仇报的事。当时我要是在场,就算救不下她,豁出去这条命也会替她挡几刀!”

剩下的只有何铭伟一个,从杨虹出事到现在,何铭伟只派了助理过来处理事务,一次也没有露面。

程思危等人在何铭伟的公司堵住他,何铭伟说:“辛苦大家跑一趟,我不出面,实在是因为没有这个必要了。”

据何铭伟说,他和杨虹是大学同学,何铭伟来自农村,搭上家境优越的杨虹,属于货真价实的高攀。

这些年,所有凤凰男该受的气他都受了,后来他爱上另外一个女人,杨虹就更像疯了一样不可理喻,还开始去健身会所找小狼狗。


“我们分居了好几年,去年已经协议离婚,财产也分割清楚了,即使杨虹去世,她名下的遗产也不会再给我一分一毫。”何铭伟自揭伤疤,情绪有些波动,“杨虹死后财产都是她娘家的,你们要是从这一块着手,还是去她那边亲戚查查吧!”

程思危把杨虹家的亲戚查了祖宗十八代,每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明,每个人都没有杀杨虹的动机,调查又回到了原地,江北依然是凶手最佳人选。

江北得知后崩溃大哭,恳求程思危一定要帮他,而他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人真的不是我杀的!南南治病还需要很多钱,杨虹一次就给我三万,我还要继续挣钱,怎么可能会杀她?”

江北所说的南南,正是他的妹妹江南。江北自幼父母双亡,和妹妹两人跟着奶奶在老家生活。后来江北考上了体育学院,读到第二年时江南查出得了尿毒症。

为了给江南治病,奶奶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自己寄住在女儿家。但是,农村的房子根本不值钱,江南的病还没有起色,钱就花完了。

姑姑不肯接收江南,江北就把妹妹接到身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安顿下来。

他利用课余时间到处兼职,为了省钱,只能带江南去一家不正规的综合门诊做透析。

“医院做一次透析600,这个门诊做一次400,一周最少做两次,他们做透析的皮管都是消毒后重复利用的,有一次消毒没做到位,南南感染了,差点救不回来。为了省200块钱,我差点把妹妹害死,可是即使这样,我也维持不了……”

江北泪流满面:“我来到健身会所后,知道‘上大课’能挣钱,我也知道她们都喜欢我,杨虹第一次找我的时候,我身上只有几十块钱了,而南南第二天就要做透析,我就去了。”

据江北说,杨虹出手大方,也没有特别奇怪的要求。在江北看来,这只是一个丈夫出轨的寂寞女人。

江北说:“老实说,我虽然谈不上喜欢她,但很感激她,只要能凑够南南的治疗费,我愿意陪她做那些事,并且尽量让她感到满意,我怎么可能会杀她呢?”

程思危很受触动,正如江北所说,他的确不具备杀害杨虹的动机,可是杨虹身边的人几乎已经全员排除,凶手到底是谁呢?

心魔

“我们还在继续调查,不会放过任何可疑的人和线索,但是目前你嫌疑最大,所有证据都对你很不利,这一点你要清楚。”程思危面对江北,不得不告诉他所面临的真实处境。

江北竭力平复心情,使劲点头表示理解。

他把银行卡和一个小笔记本交给程思危,说:“程警官,我们兄妹在这个城市没有别的亲人,南南医药费该交了,拜托你帮我去医院处理一下。求你别告诉她这个情况,你就说我在学校准备比赛,没有时间去看她。”

程思危打开笔记本,上面写着医院地址和病房号,最上面一串数字是银行卡密码,下面则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这些小字分为两列,一列是支出,写着从江南前期透析费用、手术费用和术后排异药物等,保守估计50万,另一列是收入,大小不等的数额依次相加,总额大约有7万了。

“好,你放心,交给我来办。”程思危答应了他。

下班后,程思危和沈南烛去了医院,见到了正在病房等着做透析的江南。

自从上次感染以后,江北再也不敢把她送到资质不全的综合门诊做透析,当然,在正规医院住院治疗花费也更大。


江南只有十五六岁,满面病容,脸色苍白,只有眼睛里闪动着少女独有的神采。

听说他们是江北的朋友,江南非常高兴,得知哥哥最近好几天都来不了,又有些失落:“我哥参加的是什么比赛?会上新闻吗?我能看到他吗?”

程思危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岔开话题,问:“你哥哥考的体育院校,以后想当世界冠军?”

“你怎么知道的?”江南笑起来,“我哥从小就想当世界冠军,我奶奶说,他有次半夜迷迷糊糊就穿上衣起来跑步,幸好大门关着,我哥在院子转圈跑了十来分钟,又迷迷糊糊脱了衣服上床睡觉,连梦游都在训练呢!”

沈南烛急忙问:“你哥哥有梦游的毛病吗?”

“是啊,有时候他睡着睡着就会起来,在屋里转一圈倒头就睡,白天醒了问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沈南烛面色凝重,两人一出医院,程思危就问:“你怀疑江北是在梦游的时候杀了杨虹?”

“准确地说,这叫病理性半醒状态。我读研的时候,我的导师曾讲起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位妈妈在这种状态下亲手杀死了自己8岁的女儿,而这位妈妈醒来后根本没有任何印象,她悲痛欲绝,主动报警要求将凶手绳之以法,只是万万没想到凶手是她自己。”

程思危听了呆住,这和江北醒后的情况一模一样。

沈南烛有些懊恼:“我应该早点想到这一点,我要立刻去见我导师!”

两人赶到梁教授家里,梁教授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学者,他听程思危详细讲述了案件的经过,又问了沈南烛几个尸检方面的问题,特意问到被害人杨虹丢失的一部分内脏是否已经找到。

“还没有,我们已经将别墅里里外外找了好几遍了,还是没能找到。”程思危问,“梁教授,这和判定病理性半醒状态有必要关联吗?”

“那当然,因为距离案发时间较长,又没有现场目击证人,这将成为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是在病理性半醒状态下杀人的关键证据。”

据梁教授说,人的机体从睡眠向觉醒阶段恢复中,如果意识与行为没有同时恢复,通俗的说,就是身体醒了,脑子还没醒,这时就会出现意识模糊、恐惧情绪、运动性兴奋、产生错觉幻觉妄想等症状,他们会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进而引发暴力事件。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当事人在精神压力极大的情况下,会在半醒状态中回到过去某一个事件或场景中。”梁教授分析说,“你们这个案件的嫌疑人打开死者的胸腹,切割了一部分内脏,行为具有一定的逻辑和目的性,显然更符合这种情况。”

“谢谢梁教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程思危回去后立刻派人赶赴江北老家核实调查,他则申请司法精神病鉴定,让专业人士为江北做检查。

病理性半醒患者大部分对做过的事完全记不起来,有的偶然记住一些,也是片段性梦样记忆,本人会以为是自己做过的梦。

江北的情况正是前者,精神科医生确诊了他的体质符合病理性半醒患者的特征,但无论怎样诱导启发,他都想不起来当晚睡着后的任何事。

程思危询问是否可以使用催眠,医生摇摇头:“在国内催眠不具有法律效力,无法作为司法证据使用。”

这时,赶赴江北老家的刑警发回了消息。

据江北的奶奶说,江北十五岁时,家里一头母羊生病了,需要及时杀掉放血,这样的羊肉比病死的要贵。

奶奶和妹妹都干不了这样的活,江北战战栗栗,一刀没捅死,反而跌倒在地上,母羊压在他身上,用头抵着他的脖子。

江北恐惧之下连续捅了母羊很多刀,杀死后开膛破肚收拾羊肉,结果没收拾完就虚脱得晕了过去。

在江北供述的内容中,提到案发当晚睡觉时,杨虹把胳膊搭在他的脖颈上,医生推断是这个压迫动作激发了他潜意识中看不见的心魔。

医生问:“在你们老家,动物内脏丢弃不能吃的部分,一般都埋在哪里?”江北脱口而出:“树底下,或者庄稼地里,主要是能当肥料不浪费!”

程思危立刻带队赶到杨虹的别墅,在花木园圃间拉网式排查,终于找到一片翻过的土壤,挖开一看,里面正是杨虹丢失的那一部分内脏。

江北的司法精神病鉴定报告出来后,程思危急忙打开,只见上面写着“根据被鉴定人案发过程表现及精神检查所见,符合病理性半醒状态,不具有对事物的辨认和控制能力,伤害行为系在意识障碍下所为,故评定无刑事责任能力。”

江北走出拘留所的时候,程思危和沈南烛破例来接他。那天雨后初晴,碧空如洗,一切都像新的开始一样。

本文为悬疑小说社原创小说《非正常死亡刑侦档案》第8个故事《心魔》,禁止转载,抄袭必究!本文为文学作品,涉及人物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